非处方NMN鸡尾酒疗法极大幅度的改善细胞因子风暴

口服烟酰胺单核苷酸(NMN)与其他补充剂有天然的抗炎症功效,并以此帮助免疫系统停止并逆转细胞因子风暴。本文所描述的新冠肺炎(COVID-9)病例表现出NMN鸡尾酒疗法与临床症状改善之间极强的时间关联,更为关键是,本案例中患者在用药后所表现出来的康复速度之快,极其少见。口服NMN和其他补充剂与新冠肺炎引起的细胞因子风暴之间的关系,值得更进一步的研究。

 

一位55岁的白人患者于2020年3月16日因一天前开始出现身体瘙痒,咳嗽和发热(100.2°F,37.9°C),前往医院就诊。新冠病毒(SARS-CoV-2)检测呈阳性。医护人员对病人的发热症状使用了泰诺(Tylenol)进行治疗,以控制发热症状。

 

第三天,患者标识自己出现了肌肉疼痛和胸腔瘙痒。

 

第七天,患者因胸腔疼痛、气短、咳嗽和高烧(38.9°C,102°F)进一步恶化而卧床不起。患者室内空气含氧量为93-95%,胸部X光成像正常。

 

第八天,患者的体温上升至39°C(102.5°F),医护人员使用阿奇霉素、羟氯喹和锌(即“三重疗法”)对患者进行了治疗。

 

第十一天,患者在接受了三重疗法后病情继续恶化。她的心率QTs间期正常(420ms)。患者的房间氧含量降至了90%,体温升至39.4°C(103°F),气短和身体瘙痒恶化至严重水平。

 

随后,患者被转院至西达塞纳医学中心。患者的BMI为30,曾接受过整容手术、有间歇性麻疹病史、对伊维菌素(Ivermectin)和凯复力(Keflex)过敏。化验显示,患者的C反应蛋白(217mg/L)、Il-6(56pg/mL)、TNF-alpha(7.4ng/mL)和血红蛋白(>500ng/mL)出现了极其巨大的上升,并且伴随有绝对性淋巴细胞减少(490细胞/μL)。

 

第十二天和十三天,患者的临床症状继续恶化,并主观的表达自己甚至无法呼吸。她的房间氧气含量进一步降低,胸腔X成像开始出现双侧肺炎迹象。

 

医护人员对患者进行了下呼吸道新冠病毒检测,试图通过患者体内的病毒含量变化来判断病情恶化的原因:如果病毒含量有所升高,则说明是抗病毒治疗强度不足;如果病毒有所减少甚至以消失,则说明患者的症状源自细胞因子风暴。检测显示患者下呼吸道中的病毒数极低(<4份/μl)。

 

因此医护人员确认患者病情恶化的原因是细胞因子风暴,并试图使用托珠单抗(Tocilizumab)进行治疗。托珠单抗是一种通过抑制IL-6受体降低炎症水平的抗生素,此前多用于治疗幼年风湿关节炎,其在新冠肺炎病例中的应用目前尚处于试验阶段。但是,试验用药的使用规定严格,院方不允许在重症监护室外对患者使用这款药品。由于患者的经鼻高流量氧含量依然大于90%,未达到转入重症监护室的标准,因此这一治疗方案未能得到施行。

 

协商后,患者同意尝试由口服非处方NMN配合甜菜碱,氯化钠以及400cc饮用水组合而成的NMN鸡尾酒疗法。这一疗法此前就已知是一种可用于降低IL-6的策略。药物的标投量由医护人员根据患者的昼夜节律设计。此外,患者的硫酸锌治疗也将继续。

 

第十四天,患者退烧。第十五至十七天,患者的临床症状(气短、瘙痒、房间氧含量、胸腔x光)以及实验室监测指标(c反应蛋白和绝对淋巴细胞数)都表现出快速且显著的恢复。

 

第十七天,患者出院,通过回家继续服用NMN、甜菜碱,氯化钠和锌进行治疗。

 

第二十天,患者回家后的第三天,她表述自己感觉身体力量得到了恢复,并且已经能够每日下床进行多次走动。患者下呼吸道新冠病毒检测呈阴性,C反应蛋白和IL-6降低至7.4和3.2。

 

第二十三天,患者所有症状消失。血浆血检测显示新冠肺炎 IgG/IgM皆为阳性(说明以无感染)。胸腔X光显示还存在少许残留的肺炎痕迹。

 

NMN鸡尾酒疗法此后又两次使用于两位“三重疗法“无效的老年新冠肺炎患者身上。两位患者在36至48小时内都表现出了明显的症状好转。

 

讨论:

病人入院时的炎症水平之高,已经表现出了极强的致命性。新冠肺炎患者中如果IL-6水平≥80pgr/mL3,则出现呼吸衰竭的风险会提高22倍。

 

本案例中口服NMN/甜菜碱/氯化钠和硫化锌的疗法开始于第12天的晚间。出乎意料,12小时后,患者的绝对淋巴细胞数就上升了85%。36个小时后,患者持续了两周的发热症状消失,各种临床症状开始突然好转。60小时后,炎症水平显著下降。

 

NMN,一种非处方NAD补充剂,此前在小鼠实验中就表现出极佳的抗衰老能力,同时,还具有调节免疫力、血流量、保护肾脏、肝脏和大脑的功效。作为NAD+的前体,NMN正在进行临床I期和II期测试,目前的数据显示他对人体的安全性极高,并且能有效的提升血液中的NAD+水平。NMN配合烟酰胺反馈回路抑制剂(甜菜碱)和吸收提升剂(氯化钠)以及NrF2补充剂(硫酸锌)同样能在安全的前提下降低人体内的细胞因子水平。

 

新冠肺炎的症状因此可能被补充NAD+所治疗。目前,新冠肺炎的致命因素主要有五种:RAS信号通路、氧化压力、灌注降低、内皮细胞异常和细胞因子风暴,这些因素中都涉及NAD+水平的降低。不仅如此,补充NAD+还能提升sirtuin的活性,sirtuin具有抵抗病毒性病原体的功效,同时还能促进呼吸,提升生物产能,降低炎症水平。此外,NAD+补充还能提升抗病毒蛋白PARP的活性。

 

托珠单抗(雅美罗)是一种静脉注射液,目前不仅供应量有限,而且每份价格高达3000美金。这种药物虽然在实验中可以降低新冠病毒感染所引起的细胞因子风暴,但是,它的作用机理可能会影响IL-6系统的整体功能,因此实际应用上还存在大量需注意并改善的地方。而且,抑制IL-6的副作用还包含加重上呼吸道感染。

 

另一种被寄予重望的新冠肺炎治疗药物是瑞德西韦,根据西达塞纳医学中心的一项临床报告显示,全部五位接受瑞德西韦的新冠肺炎患者全部表现出了极其严重病症恶化,其中一位最终死亡,一位仍在抢救中,剩下的三位患者均要求延长自己30天的住院时间。

 

在本文所介绍的病例中,NMN鸡尾酒疗法迅速且显著的改善了患者的临床症状,表现出了优秀的治疗能力,暗示非处方NMN鸡尾酒疗法或将在逆转病毒感染引发的高致命性细胞因子风暴中扮演重要角色。

 

口服烟酰胺单核苷酸(NMN)与其他补充剂有天然的抗炎症功效,并以此帮助免疫系统停止并逆转细胞因子风暴。本文所描述的新冠肺炎(COVID-9)病例表现出NMN鸡尾酒疗法与临床症状改善之间极强的时间关联,更为关键是,本案例中患者在用药后所表现出来的康复速度之快,极其少见。口服NMN和其他补充剂与新冠肺炎引起的细胞因子风暴之间的关系,值得更进一步的研究。

nmn问世以来为何成为长寿的象征?
NMN是延缓衰老突破口
菜单
Close

Close

Categories